您的位置:必赢 > 疾病常识 > 汪受传用消风理论指导治儿童过敏性疾病,荨麻

汪受传用消风理论指导治儿童过敏性疾病,荨麻

2019-10-25 21:37

荨喉痛俗称“风疙瘩”瘙痒难忍,遇寒热加重,常一再发作,病者痛横祸忍。笔者在临床中,以五皮饮加减治疗,医疗效果较好。

孙世道 , 男, 教师, 老总医务卫生人士, 香江市名中医, 法国巴黎近代中医流派“中外夏氏” 临床承接中央老师, 师从海派中医夏氏皮肤科夏涵助教。一九六四 年结束学业于新加坡中经济大学( 现 香水之都航空航天高校) , 系这个学院第一届毕业生。从事中医男科、 四肢 科医疗专业 50 余年, 专长衷中参西医疗皮肤病, 临诊时中西 贯通, 病证结合, 内外兼治, 处方灵活, 不拘定规, 获得了满意的医疗效果。历任香岛中教院从属曙光医院中医五官科CEO、 中 医产科学教研室首席营业官, 东京中教院学位评审委员会员会中医 外、 伤科分会副主任委员, 新加坡中历史大学高端职务名称评审委员会员 会委员 , 《东京中中草药材杂志》 编辑委员会委员 , 《临证医刊》 的邀约审稿专 家, 香岛中医药学会四肢病分会顾问。曾于国内外发表中医药诊治甲状腺病魔、 麻疹和身躯病专门的学问 杂谈 10 篇, 并参加编写及出版有关专著 4 本 , “解毒养阴法医治甲亢机理商量” 获得卫生部科学技术成果乙等奖。 荨便秘是由于肌肤、 黏膜小血管反应性扩大及渗 透性扩张而发生的生龙活虎种局限性脱肛反应, 中医称之为 瘾疹, 俗称风团、 风疙瘩、 心悸块等, 其具备发无定处、 骤起骤消、 瘙痒无度、 退后不留印迹等风味。部分患儿 屡次发作, 抢先 6 周者, 称为慢性荨肺痈, 治疗可达数 月以至数年仍不可能一心废除症状, 严重影响病者的经常工作和生存。孙世道 , 助教, 董事长医务卫生人士, 东京近代中医流 派临床承继主旨助教, 师从上海派中医夏氏男科夏涵教 授。孙世东正教师临证 50 余年, 在医治慢性荨久痢方 面, 见解独到, 特色分明, 医疗效果显然。小编有幸侍诊于 侧, 现将孙世道教授医治慢性荨夜盲的临证经验总括如下。1 认证特点1.1 风邪致病, 本虚标实 本病发无定处, 连绵起伏, 瘙痒难忍, 症状与风邪致病特点平日, 孙师将其病因责 之为风邪致病 。《中草药手册心典·水气病脉证并治》 曰 : “风, 天之气; 气, 人之气, 是皆失其和者也。风气相 搏, 风强则气从风而浸淫机体, 故为瘾疹 。 ” 《诸病源候 论》 提议 : “内人阳气外虚则多汗, 汗出当风, 风气搏于 肌肉, 与热气并, 则生瘾疹。 ”孙师以为, 荨湿疹急性期, 多为外感风邪, 而慢性期则为风邪留恋、 正气不固 , “正虚” 是舒缓荨肺痈反复爆发的根本原因。如《医宗金鉴·男科心法要诀》 中 载 : “此证俗称鬼饭疙瘩, 由汗出恶风, 或卧露寒凉, 风 邪多中表虚之人 。 ” “表虚” 具体体现在“肺脾阴虚, 卫 表不固” 。脾为 “后天之本, 气血生物化学之源” , 脾脾软弱, 则气血生物化学无源, 无以固表; 又为 “肺之母” , 肺主皮毛, 肺脾阴虚, 卫外不固, 则风邪留于肌肤腠理之间, 游走 于营卫脉络之中, 而发生本病。不问可以见到, 本病的爆发为正 虚邪恋, 风邪搏于肌肤, 致使病势缠绵, 日久难愈。1.2 风与湿热相搏 “风为百病之长, 风性善行而数 变” , 风邪易祛, 可是本病人病者治疗多见病势缠绵, 难以 治愈; 此外, 部分患儿发作时以眼睑、 口唇肿胀显明为 特征, 或搔抓后现身淡紫白条状脱肛性红斑, 孙先生认为那么些病症特点多与风邪夹杂湿热有关。历来医家感到 湿热与该病紧凑相关, 戴思恭在 《证治要诀》 中重申“皆 因血热肌虚风邪所博而发” ; 王肯堂在《证治准绳·瘾 疹》 中提出 : “热博于血分, 其邪因并发于表则赤, 若风先生 湿博于气分, 则气液不行, 因邪并发于表则白。 ” 沪上之人, 多喜膏粱厚味, 易损伤脾胃, 水湿不得 运化, 则湿邪内生, 湿性黏滞, 固执己见, 与风邪合, 则 日久难去; 湿邪久滞, 则化为热邪, 风湿热夹杂, 故在慢 性荨口疮病人中多见红斑脱肛。1. 3 邪在少阳 慢性荨黄疸发病特点是天天每每发 作数十次, 发得快, 退得也快, 数分钟或数时辰流失, 发作 时伤者烦躁不安, 部分可伴有脑仁疼、 恶心、 呕吐、 脑瓜疼等 胃肠不和的症状, 形似于少阳病证的冷热往来, 孙师将 之归为邪在半表半里之少阳证。《素问·四时刺逆从论》 篇云 : “少阳为病, 皮痹瘾 疹。 ” 外感风邪日久不化, 入里阻碍少阳经气, 以至枢机 不利。风邪与少阳阳气相搏于皮肤腠理, 故起风团, 随 后少阳之阳气不可能驱邪, 邪气入里, 则风团自消; 邪在 少阳, 肝气疏于调达, 则情志不疏; 此外, 少阳受邪, 向 外涉及阳光之表, 展现为风团, 向内又关联阳明, 故影 响到脾胃的运化和升清, 现身肠胃表现的证候。 1. 4 血不归经, 血溢脉外 《素问·调经论》 有云: “血气不和, 百病乃变化而生。 ” 凡病魔慢性者, 日久不 愈, 乃病在血分。现代艺术学感到荨烧伤是由四肢黏膜 的小血管反应性扩大及通透性扩展而发出的风姿洒脱种局限 性自汗反应。孙先生将西医理论进行微观辨证, 与中 管教育学相结合併尤其升华, 感到荨肺痈乃邪气客于肌 肤, 卫外失守, 致血不循常道, 溢出脉外, 结于肌表, 而 发瘾疹 。“血不归经, 血溢脉外” 为其器重病机。2 辨治经验2. 1 散风与扶正相结合 慢性荨心悸风团时作, 瘙 痒剧烈, 但是看病仅去除风湿散风静痒, 则未治其本, 难以 奏效; 且大器晚成味用散风药, 则正气耗散, 卫表无法固, 反而 加重病情。柯琴曰 : “故治风者, 不患无以驱之, 而患无 以御之。 ” 故治疗上宜散风与固表相结合。孙先生多用 玉屏风散合作赤柽柳、 佛耳草、 白蒺藜使用。玉屏风散 由黄芪、 淅术、 防风组成, 能解热固表, 扶正黜邪; 西河 柳、 佛耳草、 白蒺藜散风静痒, 性味平和, 协作玉屏风使 用, 补中寓疏, 散中寓补, 散风不伤正, 补益不碍邪。 孙师在临证使用中, 常将此用于发作稀少、 瘙痒不 剧烈、 病情牢固的悠悠荨气短病者。对于此类伤者, 辨 证风邪并不为重, 故散风药仅采纳黄金年代两味; 若伴有乏 力、 少气懒言、 水肿、 畏风显著者, 常重用黄芪、 白术, 或 插足黄党、 珠儿参、 炙乌拉尔甘草, 以坚实补气固表之力。 2. 2 散风与除湿热药比量齐观 急性荨便血发作频仍, 发作时风团片大色红, 失眠显明, 瘙痒剧烈, 或眼睑、 口 唇便秘, 或划痕红肿明显, 或伴有胃脘呕恶, 舌红苔黄 腻者, 孙师多辨证为风湿热蕴于身躯。如仅散风, 则湿 热难化, 仅清湿热, 则风邪难去, 宜利肠府除湿去除风湿同样重视。 孙师常用凉血牛奶子汤合作五苓散加减使用。临床 使用时, 瘙痒分明则选拔白藓皮、 苦参、 地肤子等, 以清 热燥湿、 去除风湿停痒; 风团色深、 邪热较重者, 选拔生地 黄、 黄芩、 牡丹皮、 泡沙参、 生木丹等活血散淤、 苦寒燥湿; 风团吐血分明或部分肠痈者, 采取石韦、 猪苓、 木防己、 车 前子等明目祛湿开胃, 使热邪从小便而出; 大便干结 者, 参预土大黄, 以解毒通便; 瘙痒分外, 夜不能寐者, 参加珍珠母、 紫贝齿安神定志、 平肝熄风。2. 3 小山菜汤调理少阳 少阳证在《伤寒论》 中有详 细描述 : “伤寒五14日, 往来寒热, 胸胁苦满, 嘿嘿不欲 饮食, 心烦喜呕, 或胸中烦而不呕……伤寒偏脑瓜疼, 有柴 胡证, 但见生机勃勃证正是, 不必悉具。 ” 因而, 孙师提出, 慢性 荨腰痛发病见到风团时作, 伴胸胁胀满、 心烦不舒、 不 欲饮食、 口苦呕吐等时, 此中但看看风流倜傥五个症状便可使 用小柴胡汤, 不必等到广大的病症齐备再选拔。处方常用柴草配黄芩, 后生可畏升风姿罗曼蒂克降, 山菜味咸微寒, 气质清散, 疏肝开郁, 和解退热, 泻半表半里之外邪; 黄芩苦寒, 止呕燥湿, 泻火镇痉, 泻半表半里之里邪。二 药相合, 升清降浊, 调养表里, 和平解决少阳, 使气郁得达, 火郁得发, 气机由此得利, 风团因此得消。有胃脘不舒 者, 参与半夏, 其气味咸散, 燥湿解痉, 和胃解热, 消痞 散结, 一则助地熏疏通少阳气机, 二则和胃降逆; 血虚不固者参预防党参镇痉止痛固表, 扶持正气。2. 4 凉血收敛宁心依照牛皮癣“血不归经, 血溢脉 外” 的第少年老成理论, 孙师处方用药时, 常接纳酸敛收涩药 物, 以凉血收敛镇痉, 常用药物有乌梅、 吊榴、 仙鹤 草、 茜草、 山茱萸等。乌梅味中性(neutrality)平, 清凉生津, 敛肺涩 肠; 五梅子味酸性寒, 敛肺补肾, 敛汗镇痉, 涩精清热; 山茱萸酸涩微温, 补血和血, 收敛固涩; 仙鹤草、 茜草收 敛舒筋活络, 使血行归经。孙师在动用本法医治该病时, 常合营消肿固表药 物一同处方, 以固收同用, 对于外邪较弱, 发作比较少的 慢性荨咽肿病者效果鲜明。2.5 结合现代中中药药理商量成果用药 孙师虽出身 中医, 且花甲之年, 但仍坚称读书, 衷中参西, 灵活运 用, 提倡借鉴今世中草药药理切磋成果选方用药, 引导医疗。本病的发病机理首假若由分歧原因促成肥大细胞 与嗜酸性粒细胞脱颗粒, 各样炎症介质释放引起风团、 脱肛不仅等症。孙师依照今世中药药理研讨成果结合酒渣鼻的辨 证 [1 ] , 具体接受药物如地黄、 黄芩、 山菜、 乌梅、 五味 子、 西河柳、 杨桴、 黄芪。依据现代中草药药理琢磨, 生地 黄有糖皮质激素样抗炎效率 [2 ] ; 柴草协作黄芩, 为小柴 胡汤的主药, 具备免疫性抗炎、 抗过敏等各类药理作 用 [3 ] ; 五味子有抗胆碱和升高肾上腺皮质功用成效 [4 ] , 乌梅对蛋白质过敏及团体胺有拮抗成效 [5 ] , 两个有脱 敏的功用; 杨桴、 黄芪具有抗炎、 调解免疫性效果 [6-8 ] 。对 于慢性荨黄疸病者, 本方能够在辨证论治中加减使用。3 病案举隅李某, 女, 32 岁。初诊日期: 二〇一五 年 9 月 2 日。 病者往往发风团 3 个月, 加重 14 天。病者 3 个月 前因食用海鲜后现身全身皮疹, 瘙痒分明, 口唇心悸, 西医检查后会诊为慢性荨惊痫, 予地塞米松静脉滴注、 口服氯雷他定医治, 经用药后皮疹好转, 但仍急需每一日 口服氯雷他定医疗, 停药后即发作。2 天前, 病情加剧, 口性格很顽强在艰巨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氯雷他定后依然有生气, 皮疹松石绿, 瘙痒剧烈, 晚间显著, 伴有口唇气短; 发作时忧愁易怒, 口苦干呕, 大便 干结, 小便黄; 舌红苔黄腻, 脉细数。中医检查判断: 瘾疹 ; 西医会诊: 慢性荨麻 疹; 辨证: 利水除湿, 去除风湿停痒。处方: 地髓15 g, 黄芩15 g, 地熏6 g, 制麻芋果6 g, 苦参 12 g, 白藓皮 12 g, 三春柳 30 g, 佛耳草 15 g, 汉防 己 12 g, 猪苓 15 g, 大车前 30 g, 羊蹄根 10 g。 二诊( 9 月 29 日) : 发作已缓解, 无口唇久咳发作, 无干呕, 大便通畅。原方减去车前仁、 羊蹄根、 制羊眼半夏, 参加生黄芪 15 g、 冬白术 15 g。三诊( 10 月 29 日) : 病情牢固, 原方减汉木防己、 猪 苓, 参预乌梅、 五味子、 仙鹤草。继用 28 剂后, 停用氯 雷他定, 病情平稳, 无发作。按 该病人风团发作抢先 3 个月, 属于迟滞荨燥咳范畴。发作时, 皮疹显著, 色红带下, 瘙痒剧烈, 伴有 烦躁、 口苦干呕、 大便干结, 舌红苔黄腻, 脉细数, 辨证 为风湿热邪俱盛 , “急则治其标” , 医治上先予以健胃除 湿、 去除风湿停痒。方中生地黄清热散毒; 苦参、 八股牛、 汉木防己、 猪 苓、 海滨车前解热除湿止痒; 三春柳、 佛耳草散风透疹; 柴 胡、 黄芩、 制三步跳调弄收拾少阳、 降逆泄热; 羊蹄根开胃通 便, 有焚薮而田之意。二诊时病邪已减, 皮疹发作减轻, 无干呕, 大便通 畅, 故原方减去大车前、 羊蹄根、 制和姑, 并到场黄芪、 山芥消肿固表, 以治其本; 三诊后病邪已祛, 故减汉防 己、 猪苓, 插足乌梅、 五味子、 仙鹤草酸涩收敛排毒。继 用该法 1 个月后停用西药无复发。整个医疗进程, 标 本兼治, 攻伐有度, 散中有收, 奏效明显。参考文献:[1] 魏桂芳, 刘雪萍, 何希瑞. 牛奶子药理与医治使用[J]. 湖南中医, 二零一三, 34 : 1073, 1096.[2] 姜雪, 李佳. 小柴草汤的看病使用与药理钻探[J]. 塞维利亚中工大学学 报, 二〇〇五, 22 : 81-82.[3] 戚敏敏, 谢晶晶, 竺炯. 花参合剂联合氯雷他定诊疗风热型荨腰痛 临床观察[J]. 香港(Hong Kong)中医药杂志, 2016, 49 : 58-61.[4] 刘淼, 张朝晖, 潘俊芳, 等. 玄及多糖抗反常反应活性新意识[J]. 中成药, 二零一二, 34 : 629.[5] 新疆新理高校. 中草药大辞典[M]. 新加坡: 香水之都科学本事出版社, 1987: 464.[6] 陈国辉, 黄文凤. 黄芪的化学成分及药理成效研商进展[J]. 中国新 药杂志, 二零一零, 17 : 1482-1485[7] 孙逸仙平, 李发胜, 侯殿东, 等. 西当归、 白术、 制白五毒多糖对小鼠免疫性 调解成效的熏陶[J]. 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中药材新闻杂志, 2010, 15 : 37-38.[8] 梁秀坤, 郭庆梅, 周凤琴. 西河柳近十年生药学斟酌进展[J]. 江西 财经政法高校学报, 贰零壹贰, 37 : 82-85.作者:丁佩军 孙世道

汪受传( 一九五〇—) ,男,克利夫兰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教书,大学生硕士导师,享受人民政党组织政府部门坛特殊津贴。第四、五批全国老中医药材专科学校家学术经验承袭工作指点老师,国家级入眼学科中医口腔科学科带头人。现任南师中医儿调查研究究所所长,兼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产科专门的学问委员会社长、中华南医药学会五官科分会名誉组织首领等。从事中医口腔科医治、科学琢磨与传授职业近50 载。汪先生多年来利用消风理论指导二种男科“风”病的医治,宝贵的经历大家一块看看啊。一妇科过敏性病魔为何要从风论治?1. 六淫外感风为先“风为百病之长”,首先是指外感诸邪往往以风邪为携带,别的外邪与之相合而为病。产科外风侵犯致病常见有胸闷、腰痛、乳蛾、头疼、肺结核喘嗽等肺系病痛,春温、暑温、湿温、秋燥等时令病魔,以至痹病、痿病等肢节病痛。2. 外感内伤引肝风小儿为稚阴稚阳之体,但在各脏则阴阳相对具有不均。若外感内伤引动肝阳上亢则生风,是为内风,临床证候以抽搐为特色,有外感风热扰动肝风之风热惊风;也可以有相对内伤而引动肝风者,如注意力缺欠多动障碍之肝肾阴虚阳亢而动风,多发性抽动症阴虚肝亢而生风,久泻不仅脾肾阳衰之慢脾风等。3. 后天禀赋潜伏风先天禀赋之风,平常深伏体内,生机勃勃有外风侵犯,可能某气、某味、某物所触,则随着被引动而发为风病之伏风。此种后天禀赋,因为家族体质有异,产生特禀质,即今所谓过敏性体质,常见病症如鼻鼽、风咳、喘气、过敏性紫癜、荨湿疹、异位性皮炎等。二从风论治都有何措施?散邪消风法用于外风初犯伏风欲起之风犯肺卫证。常见于外感风邪引发各个风病的早先时代。症见恶风、发热、咳嗽、鼻塞、鼻痒、流涕、喷嚏、咽痒、头痛、皮疹等。偏风寒者用荆防败毒散加减,常用麻黄、荆芥、百枝、白芷、女郎花、青棘子、蒺藜等; 偏风热者用银翘散加减,常用金牌银牌花、连壳、银丹草、蝉退、九华、紫草、乌拉尔甘草等。除湿消风法用于风邪挟湿之风湿犯表证。常见于奶癣、腰痛等毛病。症见肤起皮疹、渗溢脂水、瘙痒难忍,或有脘痞纳呆、大便稀溏、关节肿痛,舌苔腻等。偏风泛肌肤者用消风散加减,常用回草、蝉衣、蒺藜、紫苏叶、香果、地髓、僵蚕、蜈蚣、地葵等; 偏湿溢肌表者用除风胜湿汤加减,常用马蓟、秦艽、薏米仁、佩兰、羌活、独滑、土茯苓块、八股牛等; 还可加用外治之法,如苦参、香柏、黄连、长命菜、苏败酱、蛇床子等熬汤外洗。凉血消风法用于邪热入血之血热生风证。常见于过敏性紫癜、荨湿疮等病魔。症见肌肤紫癜或风团颜色红紫、超过皮面,瘙痒,或有鼻衄、齿衄、尿血,舌质红等。方用犀角生地黄汤加味,常用白牛角、地黄、赤芍、牡丹皮、虎杖、紫草、靛青、甘草等。养血消风法用于气虚生风证。常见于奶癣、体倦无力症、过敏性紫癜等病魔。症见病程较长,身躯干Baba、起屑、瘙痒,或紫癜颜色浅灰、麻疹、唇舌色淡,舌质淡少津等。方选四物汤加味,常用干归、生川军、熟牛奶子、白芍、散血香、乌梅、乌梢蛇、紫草、乌拉尔甘草等。豁痰消风法用于风痰内蕴证。常见于风咳、气短、鼻鼽等病魔。症见呛咳连作、喉间痰嘶、哮鸣气短、鼻喉作痒、喷嚏流涕等。方用涤痰汤加减,常用胆南星、枳实、葶苈子、地龙、僵蚕、紫风流、五梅子等。固表御风法用于表虚不固证。常见于反复呼吸系统感染易引发风病的伤者。症见气色少华,形体消瘦或虚胖,动则汗出,少气懒言,唇口色淡,恶风畏寒,身躯欠温,多汗、汗出不温,易于胸口痛,又常因胸口痛诱发鼻鼽、风咳、喘气等病。方用玉屏风散合桂枝龙骨牡蛎汤加减,常用炙黄芪、山芥、百枝、桂枝、白芍、甜草、煅龙骨、煅牡蛎等。三哪些小儿过敏性病魔能够从风论治?小儿鼻鼽鼻鼽又称变应性耳聋,临床以鼻塞、流涕、鼻痒、喷嚏为主症,空气温度变化、着凉时易于发作。治当以消风宣窍为基本准绳。发作期予疏风宣肺利窍以去除风湿,自拟消风宣窍汤(炙麻黄、桂枝、麝囊花、老苍子、五味子、乌梅、胆南星、地龙) 为主方。减轻期以伏风内部潜在的力量为灾患,肺脾阴虚为主,治予补肺化痰、清热固表御风,用加味玉屏风散( 炙黄芪、于术、百枝、女郎花、黄党、煅龙骨、煅牡蛎) ; 以营卫不和为主,治予温振卫阳以御风,以黄芪桂枝五物汤为基本方( 炙黄芪、桂枝、白芍、女郎花、细辛、壮味、炙甘草) 。小儿风咳以深远频仍变色的头疼、少痰为首要表现,是生龙活虎种特别类型的气短。本病以“胸闷”为主症,无喘息,而又伴有气道高反应性。医治以消风停咳为基本法则。发作期症见干咳或痰少难咯,咽痒,喉腔不利,伴见鼻塞,流涕,喷嚏,鼻、目痒,中午左右易作。医疗需兼任消风、宁心、消肿、养阴,常用泻白散加减( 桑白皮、地骨皮、炙麻黄、蜜炙紫菀、南海腴、天冬、黄芩、山花椒、胆南星、炙乌拉尔甘草) 。休止期继续补肺固表以御外风、消风散寒以息伏风,常用玉屏风散加味( 炙黄芪、白术、百枝、黄精、南丹参、百合、炙乌梅、炙乌拉尔甘草) 。小儿喘气小儿气短喘气是妇产科常见的频繁发作哮鸣喘气性肺系病痛,建议气喘应当分三期论治,即在发作期、减轻期之间扩充迁延期,医疗总以消风为大法。发作期症见喘息气促,胃痛、咯痰,喉间痰鸣,医疗当予消风宣肺、豁痰平喘。风寒束肺证治以疏风利肠府、豁痰平喘,方选小黄龙汤合三子养亲汤加减; 痰热阻肺证治以清肺涤痰、止咳平喘,方选麻黄杏仁乌拉尔甘草石膏汤合苏葶丸加减。迁延期症见咳嗽气短减而未止,静时可平,活动则喘鸣发作,医疗以消风开胃同一时间补虚扶正。风痰恋肺、肺脾气虚证治以消风宁心、补益肺脾,方选射干麻黄汤合土精山花椒汤加减; 风痰恋肺、肾气亏虚证治以泻肺通大便、补肾纳气,偏于上盛者方选苏子降气汤加减,偏于下虚者方选都气丸合射干麻黄汤加减。减轻期历来从肺、脾、脾虚论治,作者觉妥当结合气阴阳虚损,在那之中肺脾脾虚证最多见,当予补肺利肠府、固表御风,方用玉屏风散合鬼盖玄及汤加减; 脾肾血虚证则治以利尿温肾、固摄纳气,用金匮肾气丸加减; 肺肾阳虚证治以养阴祛痰、补益肺肾,用麦味地髓丸加减。小儿荨湿疹荨血崩中医称之为“瘾疹”,医疗时消风要贯穿其平素,并依据风邪挟寒、热、湿的比不上,酌加健胃、清热、凉血、祛湿药,合营调护医治气血,常用秋菊、蝉衣、防风、升麻、地葵、蒺藜、乌梢蛇、地髓、牡牡丹皮、紫草、乌拉尔甘草。风团色白、遇寒更甚、得热则缓加麻黄、荆芥; 风团灼热,遇冷觉舒加连壳、黄芩、大青根; 四肢干Baba加秦哪、白芍、三月黄; 本性急躁、心绪不安时加重者加柴草、郁金、马蹄决明;风团久留难祛者加藤类及虫类药搜络去除风湿,如忍冬藤、僵蚕、地龙; 瘙痒难忍加羊鲜草、苦参熏洗。小儿异位性皮炎异位性皮炎是黄金时代类与遗传过敏性体质有关的迟缓、复发性、瘙痒性四肢病。本病治当消风除湿,待症状缓和后予养血去除风湿,常用桑白皮、僵蚕、地葵、乌梢蛇、薏米、蝉壳、蒺藜等。腰痛水液浸淫加茵陈、马蓟、土茯苓个、六风度翩翩散; 色红脓水流溢加黄连、黄芩、金牌银牌花、苏败酱; 四肢粗糙、痂皮鳞屑者加牛奶子、当归身、木白芍药、天花粉; 瘙痒甚者加地龙、蜈蚣、羊鲜草; 大湿疮结者加枳实、大黄、八秽麻子; 牙痈者加槟榔、枳实、龙王山里红; 上肢皮疹为主者加桑枝、僧帽花; 下肢皮疹为主者加牛膝、木瓜。并用苦参、黄柏、益母草、蛇床子、地锦草、马齿苋煎水外洗。小儿过敏性紫癜过敏性紫癜是风流倜傥种以小血管炎为第一病变的免疫病魔,临床入眼呈现为特征性皮疹( 斑丘疹对称分布、大小不等、略高是因为四肢表面、压之不褪色) ,病变常累及胃肠、关节、肾脏,伴见腹部疼、风湿痛、湿疹、血尿、蛋白尿等症状。消风法应贯穿本病医疗全经过,再依附不相同证候,佐以凉血解热、通大便降火、通腑导滞之品,皮疹经久难消者辅以解热养血。常用金银花、青翘、大青根、百枝、荆芥、白牛角、生地黄、木玉盘盂、玄参、紫草、乌拉尔甘草等。四肢紫癜多者加丹根、丹参、茜草; 关节疼者加秦艽、威灵仙、忍冬藤; 肚子痛者加才客、白芍、郁金; 尿血者加枪刀菜、石韦; 疔疮者加玉札炭、洋槐花炭; 尿中红细胞经久难消者加三七粉或琥珀粉调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病程较长,斑色暗淡,时起时消辛劳加重者加黄芪、于术; 手足心热、烦躁少寐者加熟生地黄、香柏、铃儿草。

方药组成:云苓皮20克,广陈皮15克,大腹皮12克,桑白皮10克,黄姜皮6克,草龙胆10克,水萍草15克。有热加丹根10克,木玉盘盂9克;遇寒发作加桂枝6克。水煎空心性格很顽强在大喜大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每一天1剂。临床观望,伤者平常服装3~5剂后就能够以知道效。

按作者感到,荨水肿反复变色,时好时患,多因病人素日体虚,营卫失和,又多感风邪、风湿之邪郁于肌表。或因饮食不节,内蕴湿热,复感风邪、风湿之邪聚于肤浅、肌肤之间,发为此症。其湿性黏腻,风与湿相结留滞不去,故反复变色也。今用五皮饮加减,利湿解痉,湿去则风散。且药用皮者,均可入于肌肤之间,“以皮治皮”。对因风寒、风热、湿热致荨心悸者,可随症加减,均可取效。

本文由必赢发布于疾病常识,转载请注明出处:汪受传用消风理论指导治儿童过敏性疾病,荨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