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 > 疾病常识 > 皮肤瘙痒,俞景茂运用养血疏风法治疗小儿过敏

皮肤瘙痒,俞景茂运用养血疏风法治疗小儿过敏

2019-10-16 11:53

俞景茂 ( 1942—) ,男,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主任中 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儿科 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第四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 承工作指导老师。从事临床、教学、科研工作 50 余载,专 于钱乙学术研究,精于中医儿科各家学说,理论功底深厚, 诊治经验丰富,擅长治疗小儿肺系疾病及疑难杂症。 小儿过敏性疾病又称变态反应性疾病,常见有 湿疹、荨麻疹、支气管哮喘、过敏性鼻炎、过敏性 休克、变应性皮炎、过敏性结膜炎等,这些疾病易 迁延反复,影响患儿生活质量,其中哮喘持续状 态、过敏性休克症状严重,甚者危及患儿生命。调 查发现,除了支气管哮喘发病率在青春期有一定比 例下降以外,其余过敏性疾病的发病率在青春期均 明显增高 [1 ] ,其原因至今仍未十分明确。俞景茂 教授认为,过敏性疾病大多与 “风”有关,可运 用养血疏风法治疗此类疾病,现结合异位性皮炎、 荨麻疹、哮喘、过敏性鼻炎典型病案分析如下。1 异位性皮炎异位性皮炎又名异位性湿疹或遗传过敏性湿 疹,是一种复发性、瘙痒性、炎症性皮肤病,患儿 常有过敏体质,与环境因素、免疫功能失调等有 关。属中医学 “四弯风 ”“奶癣”等范畴,由于病 情顽固难治,故又称 “顽湿” 。俞老师认为,其病 机多为内有湿毒,风邪留恋,气血不和。治疗用疏 风、养血、清热、祛湿四法,常用白鲜皮、苦参、 漏芦、地肤子等清热解毒、除湿止痒,蝉蜕、荆芥 等疏风止痒,丹参、当归、赤芍养血活血,薏苡 仁、茯苓健脾利湿,火麻仁养阴润燥,制何首乌养 血疏风,生地黄、牡丹皮清热凉血活血,天麻熄 风,黄芪补气。如病程较长,瘙痒较甚者,需加乌 梢蛇、全蝎等虫类药以搜风通络。验案举例: 患儿,女,3 岁,2015 年 4 月 7 日 初诊。主诉: 皮肤湿疹反复发作 2 年余。皮肤粗糙 脱屑作痒,以肘弯、膝弯为甚,且平素体力欠佳, 神疲乏力,纳差,夜寐不安,咽喉不利,舌红、苔 薄白,脉浮数。过敏原检测为粉尘螨过敏,血清 IgE 升高。辨为顽固性湿疹之血虚风燥,治以养血 疏风、运脾化湿法,方拟消风散加减。处方: 白鲜 皮 6g,蝉蜕 4g,荆芥 6g,炒赤芍 6g,生地黄 12g,丹参 6g,薏苡仁 12g,茯苓 9g,天麻 6g, 炙甘草 3g,大枣 12g,牡丹皮 6g,火麻仁 12g, 北沙参 6g,黄芪 9g。7 剂,每日 1 剂,水煎服。 药后顽固性湿疹瘙痒好转,渗出液已干,纳食增 加,夜寐渐安。继守原方治疗 30 天,皮疹渐愈, 瘙痒渐止,纳可,夜眠已安,加四君子汤健脾益 气。处方: 太子参 6g,麸炒白术 6g,茯苓 9g,黄 芪 6g,铁皮石斛 6g ,白鲜皮 6g,炒赤芍 6g,荆芥 6g,蝉蜕 3g,炙甘草 3g,大枣 12g,天 麻6g,制何首乌 12g,牡丹皮 6g。服 14 剂后顽固 性湿疹瘙痒已平。随访1 年,偶有轻发,服药即愈。按: 患儿平素脾失健运,不能运化水湿,日久 水谷精微不化,营血不足,以致脾虚湿蕴、血虚风燥导致肌肤失养。本案病情迁延,反复发作,皮肤 粗糙、干燥,此为顽固性湿疹。治疗以消风散疏风 养血、清热除湿为主,待病情稳定后则以四君子汤 健运中州,使脾土得健,水湿得化。顽固性湿疹病 程较长,病情易反复,迁延难愈,治疗困难,故患 儿需长期配合治疗方能取效。苦寒祛湿之品易伤阴 血,不宜长期大量应用,当中病即止。服药期间当 忌食辛辣厚味,海鲜鱼腥,以免影响疗效。2 荨麻疹荨麻疹俗称风团、风疹块,是一种常见的皮肤 黏膜过敏性疾患。由各种因素导致真皮及皮下组织 暂时性血管扩张和水肿,临床以红斑和风团为特 点,常突然发作,发无定处,消退后不留痕迹。根 据其发病特点,属中医学 “风疹” “瘾疹”范畴。 俞老师认为,其发病内因多责之于禀赋不足、气血 虚弱、卫气失固,外因多由风邪所致。治疗上除运 用蝉蜕、荆芥、防风、白鲜皮、辛夷、僵蚕等祛风 之药外,还常加用川芎、牡丹皮、丹参等养血活血 之品。验案举例: 患儿,男,10 岁,2013 年 4 月 10 日初诊。主诉: 反复皮疹 3 个月余。皮肤荨麻疹时 起,瘙痒,服氯雷他定片等药略好转,停药后又 发。近有新发外感,静脉滴注抗生素 治疗十余日缓解。刻诊: 咳嗽,夜寐鼾声 重,咽稍红,舌红、苔薄白,脉浮数。患儿既往体 质欠佳,易感冒,感冒后病程较长,否认肺炎、哮 喘等病史,否认药物过敏史。过敏原检测阴性。辨 为瘾疹血虚生风之证,治拟益气养血疏风,方用玉 屏风散加味。处方: 黄芪 6g,防风 4. 5g,太子参 6g,白术6g,黄芩6g,白鲜皮 6g,山楂 6g,蝉蜕 3g,茯苓 12g,浙贝母 6g,苦杏仁 6g,铁皮石斛 6g ,大枣 12g,炙甘草 3g。7 剂,每日 1 剂,水煎服。药后皮肤瘙痒减轻,风疹块发作减 少,咳嗽渐平,鼻塞有涕,夜寐欠安,有鼾声。改 养血疏风、清肺散结法治疗。处方: 铁皮石斛 6g ,北沙参 6g,生地黄 12g,白鲜皮 6g,荆 芥6g,炒赤芍6g,黄芩 6g,蝉蜕 3g,望春花 6g, 山楂 6g,羊乳参 12g,牡丹皮 6g,浙贝母 9g,炒 酸枣仁 9g,炙甘草 3g。7 剂,每日 1 剂,水煎服。 药后诸症平稳,按原方继服 1 个月风疹消退未起。 按: 本例患儿荨麻疹反复发作,用氯雷他定片 等西药治疗后疹退,但停药即发,实为治标权宜之 品,故需确得其本而治之。分析患儿平时易感冒, 正气虚弱,荨麻疹此起彼伏,风邪之所以缠绵难 去,实因与虚、瘀有关。气虚则正不胜邪,风邪稽 留,血虚则生风。风邪侵袭,邪气聚结,又因气虚 运行无力,均可致气血运行失调,而生瘀血 。“风 善行而数变” “风胜则痒” ,故时发时止,瘙痒难 愈。本病与 “风”有关,治疗上祛风散邪不可忽 视,但其本为气虚夹瘀,故以补益气血为主,加用 蝉蜕、荆芥、防风、白鲜皮等祛风抗过敏之品。根 据 “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的理论,加用丹 参、牡丹皮、山楂、炒赤芍等活血化瘀之品,标本 同治而取效。患儿药后不仅反复上呼吸道感染减 少,荨麻疹亦未再发。3 支气管哮喘支气管哮喘是一种以气道高反应性和慢性炎症 为特征的变态反应性疾病。近年由于环境污染严 重,儿童哮喘的发病率较 10 年前显著上升 [2 ] 。俞 老师认为,哮喘发作不外乎内、外二因,内因与 肺、脾、肾三脏功能不足,痰饮内伏、痰瘀交结关 系密切,外因则与感受外邪、饮食不当、劳累密不 可分。临床上俞老师治法多变,用药轻灵,选择特 异治疗方法,提倡注重综合调治,甚至提出急则治 其本的治疗方法及哮喘可以根治的理念。俞老师指 出,此处的急是哮喘的危急状态,即喘脱危候、亡 阳之证,在治疗上应以固本为先。临证善用麻黄平 喘,配伍灵活,常用麻黄配葶苈子恢复肺的宣降功 能,麻黄配熟地黄宣肺补肾,麻黄配附子温阳平 喘,麻黄配细辛通阳平喘等 [3 ] 。俞老师还在三才 汤的基础上化裁而成固本克喘膏止咳平喘,标本兼 顾 [4 ] 。 验案举例: 患儿,男,5 岁,2010 年 6 月 2 日 初诊。主诉: 哮喘反复发作 2 年余,加重 2 个月。 2 个月来夜间气促、哮鸣、咳嗽,近凌晨易发作, 纳差,夜寐磨牙,臀部有少许色素脱失 ( 继发性 白癜风可能) ,舌红、苔薄白,脉沉。过敏源检测 有粉尘螨过敏。辨为哮喘之热哮证,治以清肃肺 气、疏风养血,方用定喘汤加减。处方: 炙麻黄 3g,苦杏仁6g,浙贝母6g,川贝母3g,蜜款冬花 6g,桑白皮 6g,法半夏 6g,陈皮 6g,黄芩 6g, 炙紫菀 6g,补骨脂 6g,丹参 6g,荆芥 6g,炙甘 草3g。14 剂,每日1 剂,水煎服。药后咳嗽渐平, 哮鸣已解,偶有喉中痰鸣,左上臂、臀部有少许色 素脱落,守原法继服 1 周后哮鸣复发又自行缓解, 继以原法治疗半个月。药后哮喘可控,夜间有间断咳嗽,活动后气短,平时易感冒、咽红、扁桃体肿 大导致哮喘不易稳定,舌红、苔薄白,脉浮数。时 值冬令时节,予膏方调理巩固治疗,治当补益气 血、疏风豁痰、补肾壮骨。处方: 炙麻黄 30g,党 参 150g,麸炒白术 150g,茯苓 200g,补 骨 脂 90g,川贝母30g,蜜款冬花120g,玉竹200g,生 地黄 200g,熟地黄 120g,菟丝子 120g,铁皮石斛 60g ,三 七 粉 30g,蝉 蜕 30g,浙 贝 母 120g,炙甘草 30g,丹参 90g,白鲜皮 60g,薏苡 仁 120g,大枣 250g,山楂 120g,麦冬 120g,阿 胶 250g ,冰糖 250g ,黄酒 150g, 炒黑芝麻 100g ,核桃仁 100g 。上 药依法制膏,早晚各服 1 匙,本料约 1 个月内服 完,忌萝卜等。随访 1 年,偶发哮喘,服药即愈。 按: 患儿哮喘时作,外感后引动伏痰,痰热互 结,阻于气道而发作。病程迁延日久,导致正气受 损。故本证乃哮喘发作期,其本为肺、脾、肾三脏 功能不足; 凌晨系阳气渐盛之际,邪正搏击较剧, 故见诸症近凌晨易作。肺主皮毛,肺虚则皮肤失 润,可见皮肤色素脱落; 脾虚则运化失健,饮食积 滞,故见夜间磨牙。初期治疗以清肃肺气、疏风养 血为主,初诊以定喘汤宣降肺气、清化痰热; 浙贝 母、川贝母、紫菀清热化痰; 丹参活血化瘀; 荆芥 祛风解表; 补骨脂纳气平喘; 炙甘草调和诸药。诸 药共奏清肃肺气、疏风养血之效。进入冬季患儿诸 症尚平,日趋康复,进一步服膏方以补益气血、疏 风豁痰、补肾壮骨,预防哮喘复发。患儿皮肤色素 脱落与机体免疫缺陷有关,故治疗需注重益肾,调 节机体免疫功能,提高抵抗力。4 过敏性鼻炎过敏性鼻炎是特应性个体接触致敏原后由 IgE 介导的介质 释放、并有多种免疫 活性细胞和细胞因子等参与的鼻黏膜慢性炎症反应 性疾病,以鼻痒、喷嚏、鼻分泌亢进、鼻黏膜肿胀 等为主要特点。过敏性鼻炎属于中医学 “鼻鼽” 范畴,亦有 “鼽嚏”之称 。 《素问玄机原病式》 曰 :“鼽者,鼻出清涕也。 ”俞老师认为,本虚标 实、寒热夹杂是本病的基本病机,过敏性鼻炎患儿 多素体阳气不足,肺气虚弱,随着疾病的发展而最 终引起肾气不足 , 《医法圆通》云 : “心肺之阳不 足,不能统摄津液而清涕出。肾络通于肺,肾阳衰 而阴寒内生,不能收束津液,而清涕亦出” 。而此 类患儿因肺卫不固又易反复外感风寒,致使本病迁 延难愈。临床上俞老师在疾病急性期常运用苍耳子 散加减,鼻痒甚者加用消风散; 迁延期常用小柴胡 汤合养血活血药表里双解; 缓解期则用玉屏风散合 四君子汤、六君子汤加减健脾固表。验案举例: 患儿,男,4 岁,2010 年 12 月 8 日初诊。主诉: 反复鼻塞、流涕、鼻痒 1 年余。患 儿鼻塞流清涕,鼻痒,喷嚏频频,晨起为甚,轻度 咳嗽,动则易汗出,纳差,舌红、苔薄白,脉浮数 无力。患儿早产、人工喂养,平素体质欠佳,近 1 年来因支气管肺炎曾住院 3 次,平时易感冒、发 热。辨为过敏性鼻炎肺脾虚弱,反复呼吸道感染 体虚感冒之证,治拟疏风通窍、和解表 里,方用苍耳子散合小柴胡汤加减。处方: 北柴胡 6g,太子参 6g,炒白芍 6g,黄芪 15g,黄芩 6g, 法半夏 6g,苍耳子 6g,辛夷 6g ,蝉蜕 3g,山楂 6g,丹参 6g,防风 6g,白芷 6g,铁皮 石斛6g ,炙甘草3g。7 剂,每日1 剂,水 煎服。药后鼻塞流涕,鼻痒,喷嚏仍多,咳嗽已 平,胃纳略增,寐时汗出,咽稍红,扁桃体稍大, 舌红、苔薄白,脉浮数。原方继服 2 周后鼻塞好 转,流涕、喷嚏减少,咽红已消,纳可,便调,寐 汗仍多,脉细,舌红、苔薄白。治拟益气固表、健 运中州,拟玉屏风散合六君子汤加减治疗。处方: 太子参 6g,黄芪 6g,法半夏 6g,苍耳子 6g,辛 夷 6g ,蝉蜕 3g,生山楂 6g,穞豆衣 6g, 陈皮 6g,丹参 6g,防风 6g,铁皮石斛 6g ,炙甘草 3g。14 剂,每日 1 剂,水煎服。药 后患儿诸症渐缓,唯汗出仍多,此乃肺气虚弱、体 表不固,则予玉屏风散益气固表,合六君子益气健 脾以补益肺脾而固本治疗 11 周痊愈。随访 8 个月 仅感冒 1 次,经中药治疗 4 天而愈。按: 本例患儿过敏性鼻炎伴有反复呼吸道感染 ,治疗在疏风通窍基础上合并小柴胡汤 和解表里,药用蝉蜕、辛夷、苍耳子、白芷,因蝉 蜕、辛夷具有抗过敏作用,可适当延长用药时 间 [5 ] ; 又考虑风邪入于血分,患儿病久易风血相 搏,根据 “治风先治血”的原则,在治疗中加丹 参活血养血,运用活血散风之法达到 “血行风自 灭”的目的。患儿近 1 年来因支气管肺炎曾住院 3 次,体虚余邪未尽而反复感染,加之早产人工喂 养,先天不足,后天喂养失宜,而致肺脾不足。且 久病抗生素治疗亦损伤正气,内无以充养,外无以 御邪,脾土虚无以生养肺金,肺气虚则易为外邪侵 袭,两脏互损,易感而无力驱邪外出,故呼吸道感染反复迁延不已,表里失和,余邪久恋不去。5 认识与体会俞老师认为,过敏体质与内风关系密切,因 此,在治疗小儿过敏性疾病时重在疏风。通过辨证 论治,适当加用祛风抗过敏的药物有助于疾病的控 制,如防风、徐长卿、辛夷花、地肤子、白鲜皮、 蝉蜕、荆芥、皂角刺等 。 《医宗必读·痹》载: “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 ,在疏风的基础上加 用养血之品是十分必要的,常用当归、丹参、牡丹 皮、赤芍之活血养血之品,以达到养血疏风的目 的。临床上俞老师还善用虫类药,因虫类药可入 络,在治疗顽固性哮喘时可使肺中伏痰顽瘀消散, 肺气得以宣降,起到搜风解痉平喘的功效,常用药 为蝉蜕、僵蚕、地龙等。但虫类药物又有燥血伤阴 之弊,如全蝎、露蜂房等为有毒之品,需中病即 止。风易夹湿,风湿相搏,外发肌肤,导致顽固性 湿疹久治不愈,此时治疗需疏风化湿,使风与湿不 相搏,常用荆芥、防风、白鲜皮、苦参等。风易入 络,久病亦易入络,脉络瘀阻,瘀热互结,导致病 情缠绵,迁延不已,故疏风养血之中适当加入化瘀 之味能提高疗效,如桃仁、丹参、当归、丹参等。 气虚患儿卫外不固,风邪易袭,补气固表、养血疏 风乃治本之策,玉屏风散乃对症之方。四季脾旺不 受邪,健脾助运 , “执中央而灌四旁” ,有利于过 敏体质的改善。若有家族史或早产、低体重患儿, 与先天肾气失充有关,此时又需补肾壮骨,阴中生 阳,可取加味地黄丸缓调以控制病情、改善体质。来源:中医杂志 作者:陶敏 陈华 矫金玲

汪受传( 1946—) ,男,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第四、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国家级重点学科中医儿科学科带头人。现任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儿科研究所所长,兼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儿科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儿科分会名誉会长等。从事中医儿科临床、科研与教学工作近50 载。汪老师多年来应用消风理论指导多种儿科“风”病的治疗,宝贵的经验大家一起看看吧。一儿科过敏性疾病为什么要从风论治?1. 六淫外感风为先“风为百病之长”,首先是指外感诸邪往往以风邪为先导,其他外邪与之相合而为病。儿科外风侵袭致病常见有感冒、鼻渊、乳蛾、咳嗽、肺炎喘嗽等肺系疾病,春温、暑温、湿温、秋燥等时令疾病,以及痹病、痿病等肢节疾病。2. 外感内伤引肝风小儿为稚阴稚阳之体,但在各脏则阴阳相对有所不均。若外感内伤引动肝阳上亢则生风,是为内风,临床证候以抽搐为特征,有外感风热扰动肝风之风热惊风;也有纯属内伤而引动肝风者,如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之肝肾阴虚阳亢而动风,多发性抽动症脾虚肝亢而生风,久泻不止脾肾阳衰之慢脾风等。3. 先天禀赋潜伏风先天禀赋之风,平时深伏体内,一有外风侵袭,或者某气、某味、某物所触,则随之被引动而发为风病之伏风。此种先天禀赋,因为家族体质有异,形成特禀质,即今所谓过敏性体质,常见病症如鼻鼽、风咳、哮喘、过敏性紫癜、荨麻疹、异位性皮炎等。二从风论治都有哪些方法?散邪消风法用于外风初犯伏风欲起之风犯肺卫证。常见于外感风邪引发各种风病的初期。症见恶风、发热、头痛、鼻塞、鼻痒、流涕、喷嚏、咽痒、咳嗽、皮疹等。偏风寒者用荆防败毒散加减,常用麻黄、荆芥、防风、白芷、辛夷、苍耳子、蒺藜等; 偏风热者用银翘散加减,常用金银花、连翘、薄荷、蝉蜕、菊花、紫草、甘草等。除湿消风法用于风邪挟湿之风湿犯表证。常见于奶癣、湿疹等疾病。症见肤起皮疹、渗溢脂水、瘙痒难忍,或有脘痞纳呆、大便稀溏、关节肿痛,舌苔腻等。偏风泛肌肤者用消风散加减,常用防风、蝉蜕、蒺藜、紫苏叶、川芎、生地黄、僵蚕、蜈蚣、地肤子等; 偏湿溢肌表者用除风胜湿汤加减,常用苍术、秦艽、薏苡仁、佩兰、羌活、独活、土茯苓、白鲜皮等; 还可加用外治之法,如苦参、黄柏、黄连、马齿苋、败酱草、蛇床子等煎汤外洗。凉血消风法用于邪热入血之血热生风证。常见于过敏性紫癜、荨麻疹等疾病。症见肌肤紫癜或风团颜色红紫、高出皮面,瘙痒,或有鼻衄、齿衄、尿血,舌质红等。方用犀角地黄汤加味,常用水牛角、生地黄、赤芍、牡丹皮、虎杖、紫草、板蓝根、甘草等。养血消风法用于血虚生风证。常见于奶癣、皮肤瘙痒症、过敏性紫癜等疾病。症见病程较长,皮肤干燥、起屑、瘙痒,或紫癜颜色淡红、口干、唇舌色淡,舌质淡少津等。方选四物汤加味,常用当归、川芎、熟地黄、白芍、鸡血藤、乌梅、乌梢蛇、紫草、甘草等。豁痰消风法用于风痰内蕴证。常见于风咳、哮喘、鼻鼽等疾病。症见呛咳连作、喉间痰嘶、哮鸣气喘、鼻喉作痒、喷嚏流涕等。方用涤痰汤加减,常用胆南星、枳实、葶苈子、地龙、僵蚕、辛夷、五味子等。固表御风法用于表虚不固证。常见于反复呼吸道感染易引发风病的患儿。症见面色少华,形体消瘦或虚胖,动则汗出,少气懒言,唇口色淡,恶风畏寒,四肢欠温,多汗、汗出不温,易于感冒,又常因感冒诱发鼻鼽、风咳、哮喘等病。方用玉屏风散合桂枝龙骨牡蛎汤加减,常用炙黄芪、白术、防风、桂枝、白芍、甘草、煅龙骨、煅牡蛎等。三哪些小儿过敏性疾病可以从风论治?小儿鼻鼽鼻鼽又称变应性鼻炎,临床以鼻塞、流涕、鼻痒、喷嚏为主症,气温变化、着凉时易于发作。治当以消风宣窍为基本法则。发作期予疏风宣肺利窍以祛风,自拟消风宣窍汤(炙麻黄、桂枝、辛夷、苍耳子、五味子、乌梅、胆南星、地龙) 为主方。缓解期以伏风内潜为隐患,肺脾气虚为主,治予补肺健脾、益气固表御风,用加味玉屏风散( 炙黄芪、白术、防风、辛夷、党参、煅龙骨、煅牡蛎) ; 以营卫不和为主,治予温振卫阳以御风,以黄芪桂枝五物汤为基本方( 炙黄芪、桂枝、白芍、辛夷、细辛、五味子、炙甘草) 。小儿风咳以长期反复发作的咳嗽、少痰为主要表现,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哮喘。本病以“咳嗽”为主症,无喘息,而又伴有气道高反应性。治疗以消风止咳为基本法则。发作期症见干咳或痰少难咯,咽痒,咽喉不利,伴见鼻塞,流涕,喷嚏,鼻、目痒,凌晨前后易作。治疗需兼顾消风、化痰、清热、养阴,常用泻白散加减( 桑白皮、地骨皮、炙麻黄、蜜炙紫菀、南沙参、天冬、黄芩、五味子、胆南星、炙甘草) 。休止期继续补肺固表以御外风、消风化痰以息伏风,常用玉屏风散加味( 炙黄芪、白术、防风、黄精、南沙参、百合、炙乌梅、炙甘草) 。小儿哮喘小儿哮喘哮喘是儿科常见的反复发作哮鸣气喘性肺系疾病,提出哮喘应当分三期论治,即在发作期、缓解期之间增加迁延期,治疗总以消风为大法。发作期症见喘息气促,咳嗽、咯痰,喉间痰鸣,治疗当予消风宣肺、豁痰平喘。风寒束肺证治以疏风散寒、豁痰平喘,方选小青龙汤合三子养亲汤加减; 痰热阻肺证治以清肺涤痰、止咳平喘,方选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合苏葶丸加减。迁延期症见咳喘减而未止,静时可平,活动则喘鸣发作,治疗以消风化痰同时补虚扶正。风痰恋肺、肺脾气虚证治以消风化痰、补益肺脾,方选射干麻黄汤合人参五味子汤加减; 风痰恋肺、肾气亏虚证治以泻肺祛痰、补肾纳气,偏于上盛者方选苏子降气汤加减,偏于下虚者方选都气丸合射干麻黄汤加减。缓解期历来从肺、脾、肾虚论治,笔者以为当结合气阴阳虚损,其中肺脾气虚证最多见,当予补肺益气、固表御风,方用玉屏风散合人参五味子汤加减; 脾肾阳虚证则治以健脾温肾、固摄纳气,用金匮肾气丸加减; 肺肾阴虚证治以养阴清热、补益肺肾,用麦味地黄丸加减。小儿荨麻疹荨麻疹中医称之为“瘾疹”,治疗时消风要贯穿其始终,并根据风邪挟寒、热、湿的不同,酌加散寒、清热、凉血、祛湿药,配合调和气血,常用菊花、蝉蜕、防风、升麻、地肤子、蒺藜、乌梢蛇、生地黄、牡丹皮、紫草、甘草。风团色白、遇寒更甚、得热则缓加麻黄、荆芥; 风团灼热,遇冷觉舒加连翘、黄芩、板蓝根; 皮肤干燥加当归、白芍、鸡血藤; 性情急躁、情绪紧张时加重者加柴胡、郁金、决明子;风团久留难祛者加藤类及虫类药搜络祛风,如忍冬藤、僵蚕、地龙; 瘙痒难忍加白鲜皮、苦参熏洗。小儿异位性皮炎异位性皮炎是一类与遗传过敏性体质有关的慢性、复发性、瘙痒性皮肤病。本病治当消风除湿,待症状缓解后予养血祛风,常用桑白皮、僵蚕、地肤子、乌梢蛇、薏苡仁、蝉蜕、蒺藜等。湿疮水液浸淫加茵陈、苍术、土茯苓、六一散; 色红脓水流溢加黄连、黄芩、金银花、败酱草; 皮肤粗糙、痂皮鳞屑者加生地黄、当归、赤芍、天花粉; 瘙痒甚者加地龙、蜈蚣、白鲜皮; 大便秘结者加枳实、大黄、莱菔子; 口臭者加槟榔、枳实、焦山楂; 上肢皮疹为主者加桑枝、桔梗; 下肢皮疹为主者加牛膝、木瓜。并用苦参、黄柏、益母草、蛇床子、地锦草、马齿苋煎水外洗。小儿过敏性紫癜过敏性紫癜是一种以小血管炎为主要病变的免疫性疾病,临床主要表现为特征性皮疹( 斑丘疹对称分布、大小不等、略高出于皮肤表面、压之不退色) ,病变常累及胃肠、关节、肾脏,伴见腹痛、关节痛、便血、血尿、蛋白尿等症状。消风法应贯穿本病治疗全过程,再根据不同证候,佐以凉血解毒、泄热降火、通腑导滞之品,皮疹经久难消者辅以益气养血。常用金银花、连翘、板蓝根、防风、荆芥、水牛角、生地黄、赤芍、玄参、紫草、甘草等。皮肤紫癜多者加牡丹皮、丹参、茜草; 关节痛者加秦艽、威灵仙、忍冬藤; 腹痛者加木香、白芍、郁金; 尿血者加小蓟、石韦; 便血者加地榆炭、槐花炭; 尿中红细胞经久难消者加三七粉或琥珀粉调服; 病程较长,斑色暗淡,时起时消劳累加重者加黄芪、白术; 手足心热、烦躁少寐者加熟地黄、黄柏、知母。

浮萍简介浮萍善于疏风解表,清热止痒。治疗风疹,余常用《赵炳南临床经验集》中的麻黄方和荆防方。前者治风寒型荨麻疹,方用:麻黄、干姜皮、浮萍各5克,杏仁、陈皮、丹皮、白僵蚕、丹参、白鲜皮各15克。

配桑叶、防风、薄荷可治一身游风、皮肤瘙痒如急性荨麻疹、皮肤瘙痒症;配龙胆、石膏可治目赤面肿如头面部急性湿疹、过敏性皮炎等;

浮萍善于疏风解表,清热止痒。治疗风疹,余常用《赵炳南临床经验集》中的麻黄方和荆防方。前者治风寒型荨麻疹,方用:麻黄、干姜皮、浮萍各5克,杏仁、陈皮、丹皮、白僵蚕、丹参、白鲜皮各15克。水煎服,每日1剂,2次分服。方中用麻黄、姜皮、浮萍散寒解表,驱除风邪,使邪从汗解;用杏仁、陈皮宣肺理气,有助于驱邪外出;丹皮、丹参养血活血,使“血行风自灭”;白僵蚕疏风通络,白鲜皮祛风止痒。活血、宣肺以治本,散风、止痒以治标。标本同治,疗效甚佳。后者治风热型荨麻疹,方用:荆芥穗、防风、僵蚕、生甘草、紫背浮萍各5克,金银花、牛蒡子、丹皮、干地黄、黄芩各15克,蝉蜕、薄荷各5克。水煎服,每日1剂,2次分服。方中用荆芥、防风、浮萍、蝉蜕疏风解表,用生地、丹皮活血凉血,用金银花、黄芩清热解毒,用僵蚕疏风止痒,用牛蒡子、薄荷疏散风热。诸药合用,有祛风、清热、活血、止痒之功,疗效亦佳。

皮肤科临床多用黄菊和野菊,一般用量10g。

五、菊花

可分白菊、黄菊、野菊3种:疏散风热多用黄菊,平肝益肝多用白菊,清热解毒多用野菊。

据现代科学研究本品含挥发油1.8%,油中主要成分是右旋薄荷酮和消旋薄荷酮,能促进汗腺分泌和皮肤血液循环。

配黄芩、赤白芍、熟地黄、当归、川芎可治血虚瘙痒;配牛蒡子、薄荷可治风热引起的皮肤瘙痒。

另外一些感染性疾病及寄生性疾病如疥疮、皮肤癣菌病等均属虫痒,治疗重在杀虫。

现代科学研究,本品含挥发油对浅部真菌有抑制作用。

古书记载多以浮萍煎水外洗治疗汗斑,又以浮萍研为细末,擦面部可消黑斑等。

皮肤科临床配防风、荆芥、薄荷等可治荨麻疹、痒疹;配干姜可治寒凝气滞而引起的手足发凉,破溃流水,久不收口等症;配石膏、甘草、杏仁又可治风水引起的皮肤肿胀而有热象者、由肺气不宣而引起的皮肤肿胀及过敏性哮喘。

必赢娱乐官方网站 1

皮科还取其炒黑能止血的效果,常用以治疗一些出血性皮肤病如皮肤紫斑、过敏性紫癜等。

下面介绍一类祛风除湿止痒药物。

热痒除了风热外,多数属毒热引起,故治疗重在清热解毒。

现代科学研究表明,麻黄能使小血管收缩,并有显著的利尿作用,故可消皮肤水肿。

一、荆芥

皮肤科取其祛风胜湿之功,可达止痒止痛之效。

亦有报道用荆芥穗30g,研细装纱布袋内,直接揉搓皮肤瘙痒,有止痒疗效。

七、浮萍

方剂选用《宣明方论》中之防风通圣丸:防风、荆芥、麻黄、薄荷、大黄、栀子、石膏等,能祛风止痒,通里解表,治疗瘙痒性皮肤病。

痒是皮肤病最常见的症状之一,中医对痒的认识多从其发生的机制去认识,一般可分为风痒、湿痒、血虚痒、热痒、虫痒等5种。

防风,亦名铜芸、茴芸、屏风,又名山芹菜、白毛草,性味辛甘温,入膀胱、肺、脾经。功能祛风解表胜湿,为风药中之润剂,可通治一切风邪,祛风之力强于荆芥,能入骨肉,善搜筋骨之风,故诸风之证皆可配用,一般用量3~10g。

必赢娱乐官方网站 2

老年人瘙痒及部分神经性皮炎的瘙痒多属血虚痒,治疗宜养血润肤止痒;

野菊花配金银花、蒲公英、赤芍治头面丹毒、疖肿;配熟地黄、山药、山茱萸等可治肝肾不足引起的眼、口溃烂生疮,如白塞综合征。

羌活,亦名羌青、羌滑,性味辛苦温,入膀胱、肾经。功能祛风胜湿,散表寒,并可通畅血脉,托里排脓,破溃生肌,可治由风寒湿引起的皮肤瘙痒、疼痛、风水浮肿及痈疽疮毒不溃等,一般用量3~10g。

二、防风

方剂选用《医宗金鉴》中之荆防败毒散:荆芥、防风、羌活、独活、薄荷等,能祛风止痒、清热解表、消疮肿,可治疗荨麻疹、疖等多种皮肤病。

如急性荨麻疹的痒,多属风痒,治疗则宜祛风止痒,遇热加重多属风热,治宜清热祛风或凉血祛风,遇冷加重多属风寒,治宜祛风散寒;

一般用量3~10g,皮肤科取其祛风解表之功效,可作止痒之用。

方剂选用《赵炳南临床经验集》之麻黄方:麻黄、杏仁、干姜皮、浮萍、白鲜皮、陈皮、牡丹皮、僵蚕、丹参,可开腠理,祛风和血止痒,治疗荨麻疹等有效。

六、桑叶

皮肤湿烂渗出的痒多属湿痒,治疗则宜除湿止痒;

配白茅根、生地黄可清热凉血,治疗急性皮炎、过敏性紫癜;配防风、荆芥可疏风,加强止痒之效。

浮萍,亦名紫背浮萍,又名紫萍,性味辛寒,入肺经,以功能祛风、发汗、行水,可治斑疹不透、皮肤瘙痒、风热瘾疹、皮肤水肿等,一般用量5~10g,鲜者可用30g。

麻黄,亦名龙沙,性味辛苦温,入肺、膀胱经,功能发汗平喘,利水,散风寒,可治风水浮肿,小便不利、风邪顽痹、皮肤不仁、风疹瘙痒等症,风寒湿邪客于皮毛之间,可使邪从表散,一般用量1~6g。

方剂选用《医宗金鉴》中之神应养真丹:羌活、当归、菟丝子、白芍、天麻、川芎、木瓜、熟地黄,可治毛发干枯、头皮瘙痒、脱发等症。

配当归、牡丹皮可祛血风,用于玫瑰糠疹、多形红斑。

三、羌活

又因浮萍入气分而又兼清血热,既善清火,又能导热下行,故皮肤科亦常用其调和气血,如可用浮萍一味制成丸药治白癜风,每日2次,每次服10g,有一定疗效。

配防风能入肌肤,宣散风邪,止痒之效更强,常用于治疗急性荨麻疹,皮肤瘙痒症等;

必赢娱乐官方网站 3

⊙部分图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常配防风、荆芥治疗荨麻疹;配防己、车前子、茯苓皮可消皮肿,治疗急性皮炎、湿疹、血管神经性水肿;

配金银花、土茯苓各等份研细末,再加熟地黄熬膏为丸,梧桐子大,每日早晚服—百粒,茶水送下,可治疗疥疮。

必赢娱乐官方网站 4

据现代科学研究,本品有消炎杀菌作用,对金黄色葡萄球菌、乙型链球菌有抑制作用,1:4的水浸剂对皮肤浅部真菌(皮肤浅部真菌亦称皮肤表浅真菌包括红色毛癣菌、絮状表皮癣菌,石膏样毛癣菌等)有抑制作用,高浓度的有抗病毒作用,可增强毛细血管抵抗力和降低毛细血管通透性作用。

皮肤科取其发散风热作用,治疗由风热引起的荨麻疹、湿疹、皮肤瘙痒等疾患。

据现代科学研究本品含酚类物质、甘露醇、有机酸、多糖类,有解热发汗作用,能促进汗腺分泌和皮肤血循环。

必赢娱乐官方网站,方剂选用《温病条辨》中之桑菊饮:桑叶、菊花、薄荷、连翘,可散风清热解表,治疗风热所引起的瘙痒性皮肤病。

桑叶,性味苦甘寒,入肺、肝,功能祛风清热,凉血明目,一般用量10g。

荆芥,亦名假苏、四棱杆蒿,性味辛温,入肺、肝经。功能祛风解表,理血,可祛皮里膜外之风,以疏散在表之风邪为主。荆芥穗效用更强,为血中之风药,可清血中风热,炒黑可止血。

菊花,亦名女花、甘菊,性味甘苦凉,入肺、肝、肾经,功能疏风散热,明目解毒,并可平肝益肝。

必赢娱乐官方网站 5

四、麻黄

中药中没有专门的止痒药,对于痒是根据其性质辨证施治。

必赢娱乐官方网站 6

皮肤科临床取其发汗透表之功,可将皮里膜外之风透于肌表,而达止痒之效。

⊙文章内容仅供临床思路参考,非中医专业人员请勿试药。

必赢娱乐官方网站 7

必赢娱乐官方网站 8

皮科临床配防风、荆芥可治荨麻疹、皮肤瘙痒症;配赤芍、金银花、蒲公英可治疖痈等感染性皮肤病;

方剂选用:浮萍、牛蒡子各10g,薄荷6g,煎汤服下,日服2次,可治皮肤风热、遍身生瘾疹。

配蝉蜕、猪牙皂、天麻,用荆芥水送下,可治风、疥、癣、疮、皮肤瘙痒、荨麻疹等瘙痒性皮肤病;配黄芪、白术可治自汗,预防荨麻疹;配苏叶、麻黄可祛寒风,用于寒冷性荨麻疹;配黄芩、黄连、桑叶可祛风热,用于风热性荨麻疹配羌活、白芷可祛上半身之风,用于头面部湿疹、皮炎等症;配独活可祛下半身之风,用于下肢湿疹、皮炎;

配独活、苍术、鸡血藤等可治银屑病关节炎;配当归、白芍、菟丝子、天麻等可治疗脱发、头痒等症。

本文由必赢发布于疾病常识,转载请注明出处:皮肤瘙痒,俞景茂运用养血疏风法治疗小儿过敏

关键词: